月度归档:2019年01月

也许是我越来越懒惰

三年前,《山石榴》的创刊,为广大的草根文学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、抒发情感、交流学习的平台。它把一大批有梦想的人团结在一起,共同摇旗呐喊。我和所有喜欢文字的文朋诗友一样,为有了这样一个园地而欢欣鼓舞,也曾收到过刘勇老师的邀请,把自己的一些不成熟的作品投寄给她,比如《寻访古战场》《青州的月亮》《风雨飘摇祁山堡》以及一些反映鲁西风情的小散文,很快就在平台上展出。

也许是我越来越懒惰,加上工作的事情太繁琐的缘故(其实关键还是自己,一切理由都是推脱),渐渐地,爬格子的激情愈渐消失,写的越来越少了,三年之中竟有一半时间没有再给平台投稿。但是,没写并非没有关注,每天打开微信,我都会先浏览《山石榴》推出的一些美文,也许是我对小说情有独钟的缘故吧,特别喜欢刘如库老师的那些微型小说,还有姜敬东老师的散文,还有梅芳姐的评论等等,尤其记得老狼写的那篇《徒骇河畔的家乡》,鲜活的语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;冯彩霞的小说《黄老邪坐火车走了》,先是在《聊城文艺》刊出,最近又登上了《时代文学》殿堂……《山石榴》运行这三年,是人才辈出,有很多美文,读后都是百感交集,给人留下震撼人心的感想。

读的多了,越发地不敢把自己的文字拿出来了。《山石榴》征集作家作品集时,也曾想过投寄一篇。可是,稿子选好后,愈发觉得拿不出门去了。最后还是暗暗告诫自己:还是先学习吧!最后只好放弃。

记得是2018年的8月8号,我去市作协,在张军老师的办公室里看到了《山石榴作家作品集》,封皮设计之简约、图书装帧之朴实,内文印刷之精美让我震撼,没想到在我们这小县城里,还能出版如此高质量的图书。当然,最给力的还是文章的质量。在入选的作品中,诗歌的含蓄与灵动,散文的质朴与厚重,小说带给人的无限遐想,都给人留下了读之不尽的感觉。

也许是每天阅读《山石榴》的缘故吧,使我又有了给她投稿的冲动。这两年间,尽管也曾胡乱涂鸦过不少,也时有名字变成铅字,但总觉得还是《山石榴》亲切感人,也许这就是一个人的故乡情结吧。读《山石榴》的作品,犹如身临其境,平台推出的那些文,文中写的那些人,那些人做的那些事,就好像发生在你的身边,让你的思绪随着故事中人物的情感变化而波动,浮想联翩。

让我吴波干一个足疗工吗

一个好女人可以旺三代!有了媳妇的话,他就知足了。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老天,你真不公平呀!你真的就让我吴波干一个足疗工吗?

没有对比,就没有伤害,想想霍建利家破人亡,妻子疯了,孤苦伶仃的老人没有人照顾,比起他,自己还活着。生活是苦难的,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。忘记不该记住的,珍惜身边拥有的。

吴波对天发誓,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,干出成绩来,一定要好好回报家庭和社会。再也不让家人掉一滴眼泪,一定要让他们幸福。

(老天能听到吴波发出的誓言吗?已经进入社会底层的主人公,居然当了一名足疗工,一无所有的他,还有可能出人头地吗?欲知后事如何,敬请关注下集。)

唉!生活不容易呀!真的混到社会最底层了

唉!生活不容易呀!真的混到社会最底层了。现在过的是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狗晚,吃得比猪差,干得比驴多,是个人都比他强。

安顿下来以后,第一时间给媳妇打了个电话,电话那头,刘丽华关切的问他在那里生活的怎么样,如果过的不顺心,就回家吧!去成都,就当一次旅游。电话里,刘丽华告诉他,自己在当地兼职也挣钱不多,正准备开一家具有成都风味特色小店,已经找好地方了,主要经营面条和馄饨。目前缺乏人手,如果干的不顺心,尽快回来。

吴波告诉媳妇,如果自己在四川收入低,就回去,既然来了,先试试再说,如果一个月的收入真的能过万元,还不如在这里。在当地雇佣一个工人也花不了这么多钱呀!

媳妇在电话里告诉他,家里一切安好,公公在街头蹬三轮车,收入不算太高,但很知足、很高兴,金毛犬“卡迪”天天给老人家拉车,已经成了当地的一道风景。婆婆也准备给自己帮忙,在自家的店里洗洗碗、打扫一下卫生。

最大的好消息,就是女儿吴雨桐在逆境里学会了坚强,学习成绩在年级中名列前茅。

听到了女儿学习进步,吴波激动地泪流满面。女儿是他最大的希望。

吴波在内心里感恩刘丽华,她是一个伟大而坚强的女人。在人生最困境的时候,对自己不离不弃,用强大的内心,支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家。

太感动了,听到了这些,吴波流下了眼泪,不知道是欢愉还是伤悲!

劳动时间超过了十二个小时

所谓的培训期就是试用期,干的不好,这份工作也不一定能保的住。

洗浴中心上午不用工作,一般从下午开始一直要干到凌晨一两点钟,劳动时间超过了十二个小时,一天至少搓澡五十个以上,收入才能过万元。足疗工,收入高一点,一个活,平均提成可以拿到五十元,但时间长,一晚上做上七八个,月收入也能过万元,有的时候,客人心情好,还可以得到一些小费。

会所的技师是分两种的,一种是做正规按摩的,一种是做色情的。大家都明白,所谓的洗浴中心,就是色情交易的地方,从事这行出卖肉体的女人叫“鸡”,男的叫“鸭”,尤其是做“鸭”,要求很高,一般的人还没有资格,对身高和外表特别挑剔,必须是要帅哥,还得有自己的特色、酒量大、气质好,体能强,甚至还要会吹拉弹唱。这简直是挑选明星的标准。吴波在洗浴中心见过这里所谓的“鸭”,和他们站在一起,真是相形见绌、无地自容了。非常窝囊,自己连做“鸭”的资格都没有。

中国古代有“三教九流”之分,其中修脚、娼妓属于下九流,其中妓院基本组成结构东家、老鸨子、妓女、打手和龟奴。龟奴就是男仆,比妓女更低等。比足疗工和搓澡工高一级的是保安和打手,这里面也分很多等级。有的时候,还要应付这些人,能在洗浴中心看场子的人基本上都有一定的黑社会背景。这些人,搓个澡、做个足疗,不仅仅不给钱,还骂骂咧咧的,你还得倒贴好脸,巴结他们。一言不合或一事不满意,上去就是拳打脚踢,小姐怕他们三分、经理让他们三分,下边的人更惹不起。不过,这些人也非常仗义,如果他认为你对他好、尊重他,他们愿意推荐大款给你,优质客户给的小费多。

面试结束后,姐夫开车带他离开了洗浴中心

面试结束后,姐夫开车带他离开了洗浴中心,从姐夫家里拿了自己行李,自己打车回到了嘉和天府洗浴中心。

找这么一份工作也是不容易呀!要是没有亲戚的帮助,这样的工作也找不到呀!好好珍惜吧,既然来了,就安心的工作吧!

当天晚上,吴波就来到了洗浴中心,穿上了工作服,在郭主管的安排下进行了培训学习,从最初级的开始入手。给客人脱鞋、穿鞋、脱袜子、穿袜子、擦皮鞋,洗脚,洗毛巾,还要学习洗浴中心的一些基本手法和流程、特色项目、标准化服务和规章制度,包括如何的接人待物。

没想到,当个足疗工和搓澡工,还要学习这么多东西。

郭主管对他还不错,安排一个年龄大、有经验的技师教他。跟着老师培训,老师教他如何按背,按腿,拿肩、按臀和各种手法,培训的时候是需要真人来实练,就是给洗浴中心的工作人员做足疗,这也是新人入行的规矩。这些人平常工作就伺候客人,越是这种人,越会挑刺,东一榔头西一棒槌,把吴波折腾的叫苦不迭。这样的方式,却逼着人学真本事。

没想到做足疗看上去挺轻松,就是帮客人洗脚,按摩,没想到时间长了,这么累。一个做下来,就累的手抽筋、腰酸背痛。搓澡工看上去轻松,一个提成十元,客人如果再打点浴盐、香波,还能多提成一点。这个行业,就是多劳多得。不比当年坐机关一样了,人模狗样的时代过去了,没有人给你沏茶倒水了,更没有人迎来送往了,现在自己干的是侍奉别人的差事。自己是最底层中的最低层了。

“这么漂亮的妹妹,我怎么会忘记呢

“这么漂亮的妹妹,我怎么会忘记呢?这不,哥哥,来看你了”。古天泽顺手摸了一下对方漂亮的小脸蛋。

那女人不仅没恼,而且有点小小的兴奋,风情万种的说:

“古老板,今天就你们两位来消费?相中哪位妹子了,我来安排。”

“哈哈,今天晚上就要你了,对了,你们江总给你说了吗?我有个小弟想来谋份差事”。

“别老不正经的,这就是你带的人吗?江总打过招呼了,这么点事,直接和我说就成了,咱俩!谁跟谁呀!那好,先办哥哥的事情,跟我去办公室,我安排人过来面试一下”。

漂亮的女人,收起笑容,从上到下打量了吴波,看的他有点发悚。

“天泽呀!叫红姐,这里的大堂经理。”

吴波呆呆的站在那里,不敢直视对方,对眼前的美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不敢对视,有些尴尬,深深一鞠躬,机械而有礼貌的说:

“红姐好,请多关照!”。

说话间,这个女人转过身来、扭动着性感的小屁股,高跟鞋踩在光亮的地板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,引领他们走上 办公室。

办公室不太大,灯光很柔和,叫红姐的女人,安排人沏茶笑语盈盈的请他们坐下,古兴瑞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女人看着呆呆站着的吴波,示意他坐下,掏出一盒女士专用的细杆香烟,掏出两支,递给古兴瑞,恭敬的给他点上,自己也悠然的点上,慢慢地抽了一口。没有给自己让烟,这一举动,吴波已经体味到双方地位的差距了。无语,只能低头看地板。还是古兴瑞打开僵局,吐了一口烟雾,说:

吴波差一点说出卖淫嫖娼的话

吴波差一点说出卖淫嫖娼的话,到了嘴边,心里想,干这种事情自己都没有资格。

“那就开门见山吧!我的快递物流公司送货的地盘呢?有几个大型的洗浴中心,几个老板,我都熟悉,你的身份,也可以保密,你可以到那里工作,如果体面一点呢?做前台也行、保安也行、烧烧锅炉也行,工资不会太高的,要想多挣钱,还有好办法?不知道你能否接受?”

古兴瑞这次真卖了个关子,吊起了吴波的胃口,吴波连忙问道:

“您说,您说,只要挣钱多,什么事情我都能干,您说挣钱的是什么?”。

“足疗工和搓澡工,这个活挣钱多,服务好了,老板给的小费也多,干的好了,一个月也能弄个万儿八千的,明白吗?就怕你撕不开脸皮呀!”。

古天瑞递过一支烟,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这两个活,哪个挣钱多,能挣多少?”

提到钱,吴波打起了精神,这种窘况下,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脸皮,况且,自己身在外地,也不会有人认识他,认识他有什么关系呀,养家糊口、偿还债务这是面临的首要问题呀。

“多少钱,具体我也说不上来,我感觉怎么也下不来七八千吧!我主要是怕你拉不下脸来,毕竟你以前也是个领导呀,现在干这一行,现在的社会风气,你不是不知道,笑贫不笑娼,如果你能干,我明天问一问,找一个最好的,给你干,你能拉下脸来干吗?。”

“行,行,那麻烦你了,我先敬您一杯,事成了,我一定好好谢谢你。”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呀!在这种情况下,人家帮助你是情份,不帮你是本份,试想一下,如果不是亲戚,谁愿意给一个杀人犯找工作呀,弄不好,还惹一身腥。

连续两天,没有任何消息,吴波心里还是嘀咕,是不是古天瑞糊弄自己,逗自己玩呀!如果是这样,自己更没脸呆在这里了。不过古天瑞说的也对,这两天,没事的时候,他在外面转了转,成都青羊区的洗浴中心不少,周围的足疗店和麻将馆也很多。到处都有招聘员工的信息,他看了看,收入都不低。如果古兴瑞找不到个好活,他做好准备离开姐夫家,自己去应聘!唉,就是怕对方要身份证和无犯罪证明,难呀!

聊城有颗山石榴,经冬历夏有三年。

1.群里

.浓绿万枝点点红,石榴园里芳菲浓。

诗词歌赋竞争荣,四海友朋乐融融!

只待绿荫芳树合,蕊珠如火一时开。

玛瑙红色惹眼目,果粒晶莹润心扉。

2.编者

聊城有颗山石榴,经冬历夏有三年。

云水禅心洒甘霖,姑苏涟漪浸碧波,

更有静思思敏慧,踏遍清秋秋鹤远。

每日花开花不落,四季果实香满天。

3.文友

心中有个石榴园,日日梦想情相牵。

愿做园里一颗苗,纸上苦吟须捻断。

几度春风化绸缪,几番秋雨洗鸿沟。

瑞雪飘飘兆丰年,美文篇篇润花红!

诗歌|王桂兰:盐碱地的记忆

【高考专刊】王桂兰:那年高考,那个女孩

散文|王桂兰:别了,曾经(外一篇)

【作者简介】王桂兰,女,生于1963年,中学高级语文老师。中语会教案设计一等奖获得者。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,感悟亲情。有诗文散见于报刊。《青岛财经报》“我与孩子一起成长”征文二等奖。《风景这边独好》获陵城区创卫征文优秀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