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许是我越来越懒惰

三年前,《山石榴》的创刊,为广大的草根文学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、抒发情感、交流学习的平台。它把一大批有梦想的人团结在一起,共同摇旗呐喊。我和所有喜欢文字的文朋诗友一样,为有了这样一个园地而欢欣鼓舞,也曾收到过刘勇老师的邀请,把自己的一些不成熟的作品投寄给她,比如《寻访古战场》《青州的月亮》《风雨飘摇祁山堡》以及一些反映鲁西风情的小散文,很快就在平台上展出。

也许是我越来越懒惰,加上工作的事情太繁琐的缘故(其实关键还是自己,一切理由都是推脱),渐渐地,爬格子的激情愈渐消失,写的越来越少了,三年之中竟有一半时间没有再给平台投稿。但是,没写并非没有关注,每天打开微信,我都会先浏览《山石榴》推出的一些美文,也许是我对小说情有独钟的缘故吧,特别喜欢刘如库老师的那些微型小说,还有姜敬东老师的散文,还有梅芳姐的评论等等,尤其记得老狼写的那篇《徒骇河畔的家乡》,鲜活的语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;冯彩霞的小说《黄老邪坐火车走了》,先是在《聊城文艺》刊出,最近又登上了《时代文学》殿堂……《山石榴》运行这三年,是人才辈出,有很多美文,读后都是百感交集,给人留下震撼人心的感想。

读的多了,越发地不敢把自己的文字拿出来了。《山石榴》征集作家作品集时,也曾想过投寄一篇。可是,稿子选好后,愈发觉得拿不出门去了。最后还是暗暗告诫自己:还是先学习吧!最后只好放弃。

记得是2018年的8月8号,我去市作协,在张军老师的办公室里看到了《山石榴作家作品集》,封皮设计之简约、图书装帧之朴实,内文印刷之精美让我震撼,没想到在我们这小县城里,还能出版如此高质量的图书。当然,最给力的还是文章的质量。在入选的作品中,诗歌的含蓄与灵动,散文的质朴与厚重,小说带给人的无限遐想,都给人留下了读之不尽的感觉。

也许是每天阅读《山石榴》的缘故吧,使我又有了给她投稿的冲动。这两年间,尽管也曾胡乱涂鸦过不少,也时有名字变成铅字,但总觉得还是《山石榴》亲切感人,也许这就是一个人的故乡情结吧。读《山石榴》的作品,犹如身临其境,平台推出的那些文,文中写的那些人,那些人做的那些事,就好像发生在你的身边,让你的思绪随着故事中人物的情感变化而波动,浮想联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